• <tr id='2f901'><strong id='2c0f4'></strong><small id='050bc'></small><button id='b5a05'></button><li id='9d903'><noscript id='5acfc'><big id='a11bd'></big><dt id='d5bf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d980'><option id='0393d'><table id='e0358'><blockquote id='bb09f'><tbody id='0d46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3f983'></u><kbd id='7147f'><kbd id='a82d2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96aa'><strong id='dcef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3dd5c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585b5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dde9e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d3ff'><em id='c6078'></em><td id='2c81e'><div id='06af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11eb'><big id='15fa1'><big id='8aa9d'></big><legend id='adee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80905'><div id='d1a61'><ins id='d1eb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091a1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63a27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835b0'><q id='84cd0'><noscript id='b6bb6'></noscript><dt id='a4b8e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4857d'><i id='392e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柔道垫柔道群英会:给孩子一次启蒙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日期:2019-01-27 08:38    浏览次数 :

                  柔道可谓一种年轻又古老的运动,在婺城区丹溪小学幼儿园内的睿阳丹溪柔道馆,记者与馆长林斌、教练朱一、曹蔓莉、罗婉荣等聊起了一段中国柔道人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林斌与柔道结缘,是从高三时“被摔得满地找牙”的四分钟开始的。在同龄人中,林斌向来属“高大壮”一流,眼前一个弱女子,年纪与他相仿,个子比他矮一头,玩摔跤,他竟摔不过她。他用尽全力,却始终无还手之机,她不费吹灰之力,只几个灵活特技,便轻易让他无数次以各种姿态匍匐倒地,短短的四分钟里,林斌只知道自己不断地被摔,却完全数不清自己被摔了多少次。后来知道,那女孩儿是刚从国家队退役的柔道运动员,来金华少体校当教练。初次邂逅,她便让他淋漓尽致地体会到柔道“以弱胜强”、“摔”的特质,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小女生摔得一败涂地,这在林斌看来大抵是件“丢人”的事,由此激发了他痴狂学柔道的热情,她便成了他的柔道启蒙教练

                  或许,当年的林斌不曾想见,柔道竟就此卷入他的生命。林斌的父亲林樟华是一名射击教练,培养了李杰、付俊英等挑战世界顶尖记录的知名射击运动员,林斌就是在射击训练场长大的,耳濡目染下,林斌四岁时便专注射击,大家都认为他会在射击方面有更长远的发展,然而,开明的家庭环境成就了林斌自主的成长轨迹,大一时考取柔道项目国家级裁判资质,成为国家一级柔道运动员,大二时出任浙江省柔道运动会比赛编排组裁判长,娶了国内顶尖柔道高手为妻,2008年成为北京奥运会柔道项目比赛编排裁判,直至在金华开起省内第一家柔道馆,一切都是顺风顺水的。如今出任浙江省柔道比赛副裁判长的他,从多年裁判经验中悟出新知,“一个选手要赢得一场比赛,最重要的并不是想办法摔倒对方,而是对于整场比赛节奏的控制,何时防守,何时进攻,何时制胜。”如此,也算相辅相成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多数柔道运动员邂逅柔道的故事不似林斌这般平顺而喜感,柔道甚至是他们试图改变命运的无奈之举。“我爸妈离婚,我随我妈,她没时间管我,就把我送去学这个,因为送去就全托,常年不回家,她也从不来看我,那年我九岁。”罗婉荣说,15岁她到了广州队,父亲第一次来训练场看她,不忍正视,夺门而去,春节与人说起女儿艰苦的柔道训练,近天命之年的汉子于人前泪如泉涌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农村孩子,农村孩子学习都不好,十二岁的时候深圳队的柔道教练来我们学校篮球队挑人,挑中了我,我就觉得我还在学校学习文化课也没啥前途,就想拼一把,去深圳前一晚,我爸脾气硬,闷声不说话,我妈不停地哭。”曹蔓莉说,而当时的她尚不知晓柔道为何物,只听农民父亲照着电视里说的大致比划了一番

                  高峰(林斌的妻子)曾与林斌聊起自己的苦难童年,家里穷,就最怕生病,母亲就每天四点准时喊姐妹俩起床跑步,锻炼身体,高峰也因此成了跑步能手,想通过在体校练田径改变自己的人生走向,但教练要额外收钱,家里付不起,她才改练了“实惠”的柔道

                  朱一、罗婉荣等这一代运动员学柔道,基本都从“照猫画虎”起步。40~60人一个班,教练总管所有学员吃喝拉撒睡加训练,大抵是任谁都要筋疲力尽,脾气暴躁的。初学者总被安排在最后排,照着前面的师兄师姐比划着学,教练坐在一旁下指令,队员的基本功也因此参差不齐,待到“照猫画虎”有所长进,站位就会往前移。等到教练觉得小娃娃长结实了,就会开始正式的高强度训练。每天训练两小时,冲澡、休息两小时,从早五点到晚十点,循环反复。高强度的训练让几乎所有专业柔道运动员都有一个明显的“印记”十指关节变形,十分粗大,这是频繁的瞬间大力量抓、摔导致的

                  训练中有一项让所有柔道女运动员印象深刻,教练将绳子系在五层楼栏杆上垂直挂下来,让队员双手握住绳子,仅靠双臂的力量向上攀爬,中途不准往下滑,无任何安保措施,径直爬到五楼,并且无间隙来回10趟,“教练在下面喊,往上爬,别掉下来,掉下来我可接不住你啊,爬到一半我往下看,发现自己有点恐高,一往下看就慌,但是没办法,那么高啊!”罗婉荣对初次爬绳记忆犹新。练习柔道实在辛苦,每天练习不同的技法,高强度的训练让她来不及回味,没时间感伤,唯有此时,她才包藏不住一个小女孩儿脆弱的一面,离了家,父母不在身边,教练就是爸妈

                  艰苦的训练岁月里,最动人的莫过于姐妹情深,曹蔓莉与朱一本同在深圳队训练,“我们同吃、同住、同训练,连过年都在一起,在一个垫子上流血流汗,比亲姐妹还亲。柔道让我们学会感恩,感恩教练的教诲,伙伴的帮助,垫子的保护,学会互相帮助,生活很辛苦,对周围的人都应常怀一份爱心。”曹蔓莉说,也正是循着这份深情厚谊,朱一退役后也和曹蔓莉一起当起了柔道教练

                  2009年,高峰正式退役,林斌夫妻俩热爱柔道,一直希望能开个道馆,传播柔道,“一来,是想让师弟师妹们能继续柔道事业,传播柔道精神,带着孩子们强身健体;二来,是希望能给国家队输送一些好苗子。我们的柔道馆不见得有多少经济效益,但我们相信,社会效益同样值得重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林斌请来了几员大将,何世甫,原国家男子柔道队队员,全国城市运动会第五名,国家一级柔道运动员;王维丽,全国青年赛冠军,锦标赛第三名,同时邀请妻子高峰担任道馆的技术顾问。高峰,2004年雅典奥运会季军,曾任中国八一柔道队运动员兼教练员,并荣立军队一等功三次,二等功4次,获全国锦标赛、冠军赛冠军17次,世界军人运动会冠军7次,亚运会冠军1次,世界杯、世锦赛冠军3次,广州体育学院体育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。万事俱备,今年7月,林斌与丹溪小学合作,并正式创办了全省首家柔道馆,并以其爱子的名字为之命名睿阳丹溪柔道馆

                  林斌创办道馆的事很快在圈子里传开,当时,曹蔓莉临近退役,“柔道让我找到了自己,变得特别上进,我特别努力地训练,日日夜夜期盼着站在领奖台上的那一刻。”退役于她是不亚于生离死别的割裂,林斌于此时向她伸出了橄榄枝,她万分欣喜,“想离项目近一点,从前每天很努力地训练,希望自己拿奖杯,现在可以盼着孩子们拿奖杯,完成我们未完成的梦想,也挺好。”朱一从国家柔道集训队退役,来到金华,理由特别简单,“就是特喜欢小孩儿。”“虽然我妈妈一直鼓励我练柔道,我也坚持了下来,连着拿了四年的省赛冠军,但是我一直不喜欢柔道,可是,自从当了教练以后,我发现我开始爱上柔道,孩子们学会了很开心,我也打心眼儿里高兴,忒有成就感。”一旁的山西妹子罗婉荣难掩兴奋。很快,循着同一个梦想,林斌的柔道馆聚集了四面八方来的优秀柔道运动员

                  开起道馆,林斌不忘初衷,致力于给孩子们一个幸运的柔道启蒙。他坚持每班学员限定20名,主要招收小学低段和中段的孩子进行培训,每堂课至少配备两名专业教练,在遇到孩子学不会动作时,尽量做到一对二、一对三的小班指导,提升教学品质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,林斌会将孩子们按照修习水平和接受能力的不同层次分班,让孩子们尽可能在合适的班级中学习。此外,林斌十分重视孩子的基础训练,如在滚翻、防守等攻击与防御性动作的教学中,林斌一再和孩子们强调动作的标准性,几位教练亦十分认同,在课堂中总是一边讲解,一边为孩子们做示范动作,并让孩子们做自主尝试,挨个儿手把手地指导,“孩子们只有打好了基础,路才能走得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在林斌眼中,柔道于孩子们而言,不仅是身体素质的训练,更是一种精神教育。道馆一开放,林斌便在专业的柔道垫之外,专门为孩子们配备了空气净化器,避免孩子们在大体能运动中吸入尘埃。“我们尽最大努力呵护孩子,但这并不意味着放松对他们的要求。”道馆里,孩子们不允许穿错或踩踏道服,对手竞技前后均须毕恭毕敬地鞠躬行礼。“按住对手的头部,也就是身体八分之一的地方,对手就很难借力使力进行回击,相反,按住腰部,对手可以轻易反败为胜,这就是物理学中力臂和力矩的原理。”林斌时常亲自给孩子们讲解技巧,但每次给孩子们教授完技巧,林斌总不忘告诉孩子们,“孩子们,我们学柔道,是为了保护自己,保护身边的小朋友,而不是欺负别人,如果有哪个小朋友学了柔道,却用它做了不对的事,那么,他将被这个团队淘汰。”于林斌而言,柔道教育更是对孩子品行的教育,“我们教孩子学习柔道,更教会孩子尚礼而威猛,自信而谦卑,教“会孩子们理解卓越,山外有山,决胜于世的不是术,而是道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相关推荐: